当前位置:游久网 >> 天涯明月刀 >> 玩家交流 >> 散文小说

天刀同人短篇小说木有枝兮卿有意

2017-03-04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导读天刀同人短篇小说木有枝兮卿有意

  月上枝头,暮色笼纱,寻常人家均已炊烟散尽紧闭门户上歇息睡去,街上的商贩门户也都收拾收拾回家休息。

  此时却恰恰是妓院、乐坊开门迎客的热闹时候。

  余杭之地,繁华于封都皆可比肩,褪去了白日里的车马如龙,碧波江水与四月的春风缠绵,映着皎洁清清的月光,高高悬起的红灯,还有水袖翻飞的舞姬。

  “季兄,你我阔别已久,正好此番下山历练,岂有不一同叙旧的道理?今日你与我们这些老朋友可要不醉不归!”

  “是啊是啊,自从季兄去了那襄州劳什子的真武观,我呀可是食不知味,日思夜想,今天可总算是盼到了季兄本人。”

  季子昂展开了那把描着画的扇子摇晃两下,身边跟着的小厮帮着把酒满上,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举起了酒杯,随之喉头滚动,下巴连着长颈形成一道优美的曲线。

  “好,今夜我与各位好友定一醉方休!”

  橘黄色的烛光被罩在灯笼里,笑意更浓,融在了一起化了心般的好看。

  觥筹交错间,有人已是软玉入怀,亦有几人划拳行令的不亦乐乎。

  乐彾拂过琴弦,歌女随着阵阵曲音而吟,唱着的大约是杭州城近期时兴的小调。

  无非是情啊爱啊,风花雪月一类的东西,娇媚婉转,声声入耳听的人不禁酥软了半边的身子。

  可惜吵吵嚷嚷的也听不清她们唱什么,只权当是助兴。

  一时倒也说不清是酒醉人还是风醉人,或者人自醉。

  舞姬如柳婀娜的舞姿在水面倒映,春花落枝随水而流,季子昂迷迷糊糊的要去水中一寻明月。

  看着这一派纸醉金迷的样子,几个纨绔子弟勾肩搭伙的出来花天酒地,和他季子昂叙旧也不过是个由头罢了。

  心头滋生出些许莫名的厌烦,拿着酒壶自己满上几杯连着下肚,一时的天旋地转,道亦非道,又非常道。

  他好似闻到了老鸨身上胭脂水粉的味道,还有那刺耳的笑声,说她当年也是杭州城里出了名的妙音娘子,声音脆如黄丽,水灵的赛过四月盛开的春桃。

  可惜再娇美的嗓音也经不起夜以继日的浸淫在这脂粉堆中,季子昂本就喝的胃中翻江倒海,几个美姬围在他身边那股子香粉的味道直往鼻子里钻,更是难受得慌。

  稀里糊涂的抱着自己的双剑走了出去,青石板的地,像是铺了一层厚厚的棉花似的,走起来舒服得很。

  依稀听见似有人在喊他季兄,还有人让他等等再走,身子难受的不行,夜风袭来时拂过面庞,舒服得很。

  季子昂干脆只管前走,不问何方。

  府里带出来的小厮还紧紧的黏在后面,一声声的少爷叫的他烦躁,干脆把双剑拔出来,抵在胸前,吓唬威胁他一番才肯老老实实的回府,不再跟随。

  季子昂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好像到了一家做面点的小店,香味还漫到了鼻尖上,方才好像刚顾着喝酒,一时竟然觉得肠胃空空如也,很是难受,又酸的慌。

  嗯…真是好笑,馄饨摊子怎么可能还开着门户?应该早散去了吧?

  不经意的仰起头来,恰好看见挂在天上的月亮,今夜怎么独剩了你一份?明明是个月朗星稀的好时候,现在清风正好,不如我与你作陪?

  一边想,一边忍不住的笑。

  回眸瞥过,眼帘迎入端着一碗吃食的女子,布衣粗裳看起来不起眼,眉目间倒也别有几分的清雅。

  “公子,吃碗馄饨垫垫肚子吧。”

  迷迷瞪瞪的,想要伸手捞入明月,却不知道抓着谁的衣角,一时嘴角上扬,笑弯了眼。

  “你…是不是很孤独?”

  月亮大约是怔了怔,才答道:“习惯了就好。”

  “那…我来陪你?”

  今夜无星,可能星光被他偷去,藏在了眼中。

  月亮点点头,没回答他。

  怀里的人又动了动,似是想起什么,歪着头看她,“拉钩,我怕你跑了。”

  一时无奈,江柔只得伸出小指勾住,左右晃动了几番。

  ————————————————————————————

  天涯明月刀游久玩家交流:点击进入论坛,欢迎入群:215613472(已满) 450390064 天涯明月刀U9玩家群

  天涯明月刀   天涯明月刀新手专题   天涯明月刀捏脸数据

关于天涯明月刀最新游戏资讯,关注游久《天涯明月刀》专区

收听游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