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游久网 >> 天涯明月刀 >> 玩家交流 >> 散文小说

天刀同人短篇赏 燕云风沙深处的逍遥客栈

2015-11-18  作者:不苦   来源:网络

导读天刀同人短篇赏 燕云风沙深处的逍遥客栈

  燕云。

  万里黄沙,烈日灼灼,仙人掌半死不活的扎根在滚烫的沙砾里。一支商队在茫茫荒漠上艰难前行,骆驼宽大的脚掌在荒漠上印下一排略显杂乱的掌印。

  “掌柜的,这天气未免太热了,有些奇怪啊。”当头的汉子眯着眼看着天空说道。

  “风沙将至啊,看这架势,势必不小。”掌柜看了看天空,有些担忧的说道“去叫后面的兄弟加快速度,争取在风沙到来之前找到宿处。”

  有些萎靡的商队护卫听到风沙将至时,纷纷打起了精神,努力赶路。在沙漠中碰到风沙,如果没遮没挡,这支商队估计最后剩不下几个人。

  天色越来越暗,大漠的风说来即来,夹杂着吹过岩隙、沙砾发出的呜呜声,让人忍不住心底有些发麻。掌柜的脸色也越来越差,一边向远处张望,一边焦急的催促着队伍加快速度。

  “掌柜的,快看那边。”一个护卫突然指着前方喊道。

  掌柜闻声看去,远远地一间房屋出现在视线里,孤零零的竖在那里,有些破败,但看在掌柜眼里却是惊喜万分,大声喊道”快,快,风沙说到就到,加快速度,赶到那里。”

  商队的速度又快了不少,眼看房屋越来越近,风也越来越大。

  “风沙来了!”忽然有人大喊道。一众人抬头望去,只见远方一堵墙在翻滚着靠近,是风暴卷起了沙石铸成了一堵沙墙,翻滚着,咆哮着,极快的向商队碾压过来。

  “快,快。”掌柜的声嘶力竭的大喊,大张的嘴瞬间被沙砾填满,顾不上吐出沙砾,手脚并用的向房屋跑去。众人都顾不上财货了,慌乱的向前奔跑,都这时候了,财物哪有命重要。

  终于有人赶到了房屋前,却见大门从内部紧锁着,立刻恨恨的一下一下拍着门哭喊道“救命啊,开门啊,快开门啊。”

  门咯吱一声打开了,一个身着小厮服装的年轻人笑嘻嘻的出现在众人眼前,他把毛巾往肩上一搭,笑着说道“客官几位,逍遥客栈为你服务。”

  当头的汉子一把把他推开,慌忙窜进了房屋,其他人紧随身后,把踉踉跄跄的小二挤入了房屋内。

  “几位客官,莫慌莫慌,风沙刚起,不算太大,本店还有很多房间,这位壮士麻烦让一下路,我要去关门。”小二整理了下被挤得布满褶皱的衣服,笑意盈盈的说道。

  那汉子似乎知道刚才自己有些惊慌失措了,讪讪一笑,给店小二让开了路。

  关上门,店小二回头说道“各位有些累了吧,先坐下喝口茶。这风沙估计要很久才能停歇,稍后让后厨置办些酒菜,各位就安心住下,别看咱这客栈房子有些破,但抵御风沙还是绰绰有余,莫要担。。。。。。”

  “老白,别在啰里啰嗦的。老子要的吃食呢,咋还没上来,你这破店越来越猖狂了,客人就是佛祖懂不懂。”一个粗犷的声音打断了店小二。

  商队之人闻声看去,只见一个赤裸上身,满身刀疤的粗野汉子坐在角落里挥舞着手中的大刀喊道,还有几个同样装扮的人和他坐在一起,都赤裸着上身。

  “啊!”一个瘦小的护卫捂住了双眼,大声的尖叫。

  “都是男人,瞎叫什么,还捂上双眼,莫不是俺老钱这身板污了你双眼。”粗野汉子不满的瞪着商队说道。

  “大侠莫怪,小小护卫,没见过世面,大侠大人有大量,不要与他计较。”掌柜责怪的看了一眼那个护卫,慌忙说道。

  粗野汉子哼了一声“要不是俺老钱肚子饿了,不想多说话,肯定要和你们好好说道说道。”

  “外面风大,别闪了舌头,鼎鼎大名的奔马堂钱护法要和一个小小护卫计较,也不嫌丢了身份。”柜台后面一个女子笑着出声。

  “好美。”商队的人看到女子,忍不住咂舌。此女子不施粉黛也胜过粉妆玉琢,皓齿明眸,眉目如画,嘴角噙着一抹微笑。很难相信,茫茫大漠之中竟有如此绝色女子,她是如何在这混乱的大漠里生存下来的。

  “屁的身份,老子有啥身份,老子就是一个杀杀人,喝喝酒的江湖人而已。”粗野汉子毫不在乎女子的姿色“老白,你还杵在那干啥,要饿死老子啊,不要以为有唐姑娘撑腰我就不敢抽你,快去。”

  店小二若有所思的看了商队一眼,笑嘻嘻的说道“得嘞,钱大侠,你稍等啊。各位客官也请稍等。”

  事情平息了,商队众人长吁了一口气,都瘫坐在了地上,歇息了一会,莫名的一阵后怕,能从大漠的风沙里逃出来,还真是老天保佑啊。

  “客官,不要长吁短叹了,本店规矩,要吃住,先付账。”唐姓女子笑盈盈的说。

  “应该的,应该的。”掌柜急忙站起身来,从身上掏出一袋碎银递给女子。“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好说,掌柜称呼我为唐唐即可。”打开钱袋扫了一眼,女子依旧笑着说道“客官,钱好像不太够。”

  “啊!”掌柜的惊讶说道“不够?可是我明明记得我钱袋里有30多两碎银啊,这难道不够。”

  “恩,不够。”唐唐笑着说道。

  “三十多两还不够,你们这是讹诈,是黑店。”一个护卫忽然出声喊道。

  “放肆”掌柜的立刻回身一个嘴巴把护卫抽的踉跄的倒在了地上,转头说道“唐姑娘,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娃娃,你别和他们计较。你看,我们因为躲避风沙把财货都丢掉了,哪里还有银子,能不能通融一下,日后定有重谢。”

  “老白,送客。”唐唐依旧笑盈盈的喊道。

  虽然唐唐一直在笑,但掌柜的总觉得她的笑让人遍体生寒,急忙摆着手说道“姑娘别急,容我们商量一下。”

  掌柜把护卫都召集到了一起,围在了一张桌子边你一言我一语的商量了起来。半刻钟后,掌柜站了起来,走到柜台说道“唐姑娘,我们确实没有多少钱了,这里有枝簪子,值些银子,当在你这里,你看能不能抵一天房钱。”

  “奥,一支簪子。”唐唐似笑非笑的看了掌柜一眼,伸手接了过来“上好的和田玉料,不错,今日就住下来吧。”

  掌柜长舒了一口气,拱手到“谢姑娘。”

  深夜,客栈二楼的一个房间内,狂风吹着门窗咣咣的响,掌柜正在和一个护卫说着什么。

  “张伯,这次能逃出来多亏了你。”那护卫抽泣着说道。

  “哎!少夫人,别在哭了,我跟着老爷这么多年走南闯北,深受老爷恩德。如今老爷少爷都遭遇不幸,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整个钱塘徐氏的希望,我拼着不要这条老命也要护你周全。”掌柜张伯狠狠说道。

  这护卫竟是女子乔装而成,怪不得在看到钱护法赤裸上身时吓得尖叫,怪不得张伯竟能拿出簪子来抵房钱,想来是这女子偷偷塞给他的吧。

  “少夫人,这客栈不简单呐!”张伯低声说道。

  “恩!”女子停下了哭声,惊讶的问道“哪里不简单了,我看着很正常啊。”

  “刚开始我们因为遭遇风沙惊惶跑进客栈时,铁牛在慌乱中推了店小二一把,我当时吓了一跳,你知道铁牛的,他天生神力,又是在惊慌之中,这一推之下,常人不是骨折就是重伤,那店小二确毫发无损。还有那唐姓女子,如此漂亮的姑娘家能在这虎狼环伺的大漠中开起一家客栈,能简单得了吗。”

  “照你这样说,确实不简单啊。”女子微微一思索,突然有些惊恐的说道“这里莫非是杀人劫财的黑店。”

  “这倒不至于。”张伯摆了摆手说到“如果是黑店,我们傍晚吃饭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动手了。”

  “那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女子问道。

  “这。。。我也不知道。”张伯苦笑着说道“不过管他是什么人,只要不挡我们的路就好,咱们就暂且安心休息一天,明日风沙停了尽早赶路,不要让那群畜牲追了上来。”

  次日,风沙已经停歇,商队众人已早早起床,不少人窜出去寻找昨日丢失的货物,不过如此大的风沙,找不找得到就两说了。

  “多谢姑娘了,我等这便告辞了。”张伯正和唐唐寒暄着。

  “这就要走吗,不多住两日,放心,这次给你半价。”老白插嘴说道。

  “不了,这次丢失了不少货物,需要尽早回去和主家交代一番,不然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啊。”张伯苦笑一声说道。

  “想走,你们走的了吗。”蓦地,一个嚣张的声音伴随着客栈的大门被踢坏的声音传来。

  “真是作死啊。”角落里的钱护法长叹一声“这么嚣张,颇有老子当年的风范啊。”

  “是啊。”同行的汉子点了点头“当年钱护法好像也是这么踹坏了一扇门吧,赔了多少钱来着。”

  “五千两。”钱护法喝了一口酒恨恨说道“那是老子攒了几十年的老婆本啊,如今想来都痛心自己当时为什么那么贱,踢啥不好要踢门。”

  这几人在角落里嘟嘟囔囔暂且不提,却见唐唐和老白眼睛发亮,相视一笑。

  “死老头子,挺能跑的,竟然窜到大漠里来了,害的老子放着大好的日子不能过,跑来这大沙漠里吃苦受罪,老子早就发誓,要是抓到你,不把你抽皮扒筋难泄我心头之恨。”伴随着嚣张的声音,一个尖耳猴腮,五短身材的男人走了进来,身后大摇大摆的跟着一群手下。

  “侯三,你这畜牲竟然有脸出现在我们面前,枉老爷对你栽培有加,你竟然下毒害死他,你这禽兽不如的东西。”张伯气的发抖。

  “我呸,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懂不懂。”叫侯三的男子嚣张的大笑道“快说,徐张氏那个贱妇在哪里,怀着孩子还东躲西藏的,对孩子多不好。”

  “兄弟,先别急着找人啊,咱先说点事。”这时,老白笑嘻嘻的凑上前去说道。

  “滚,什么东西。”侯三不耐烦的挥挥手“别烦老子,不然抽死你。”

  “吱!”角落里传来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

  “兄弟,有性格,老子欣赏你。”钱护法哈哈大笑,没办法不笑,有人把他想骂了这么多年的人给骂了,真爽啊。

  “呵呵。”老白并不恼,依旧笑着说道“诚惠,客官进来到现在,共踢烂一扇大门,踩过两张桌子,手下喝了五壶水,共计一万两千八百两,客官是第一次来,给你抹个零头,共一万两千两,请付钱。”

  “啥玩意,要钱,还一万两千两,小子,你是穷疯了还是脑子抽筋了吧”侯三全不把老白的话听在耳里,转头看到了唐唐姑娘,惊为天人,“姑娘贵姓,芳龄几何,可有嫁人。”

  “吱”角落里倒抽冷气的声音响成一片。

  “哥们,再见。”钱护法对着侯三挥了挥手。

  侯三正纳闷再见是什么意思呢,却见前面那姑娘两手一挥,刹那间无数银光扑面而来,侯三当即吓得面无人色,仓惶后退。一个身影猛然窜了出来,大手一挥,将银光尽数接下,笑着说道“手下人不懂事,惊扰了唐姑娘,唐姑娘何必下此重手呢,小生代他赔罪便是。”

  “楚公子。”侯三哭喊着跪在地上说道“楚公子,这他奶奶的是黑店啊。”

  “废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楚公子冷哼了一声。

  “我当是谁,原来是鼎鼎大名的神威堡旗下狮子坡楚公子。”唐唐笑盈盈的说到“怎么,楚公子如此爱护手下,打算把钱出了。”

  “唐姑娘说笑了,区区一万两我还不放在眼里。”楚公子笑着说道。

  “是一万两千两”老白默默补了一句。

  “这里是一万五千里银票。”楚公子从怀中掏出了一把银票,放在了桌子上“这些人我要带走,剩下的钱权当做赔礼道歉,希望唐姑娘不要阻拦。”

  ”楚公子,你这么多年江湖混到狗身上去了吗。”老白把银票揣进了怀里。“区区三千两就要我们毁掉逍遥客栈的牌子,你这生意做得未免也太大了吧。”

  “不够!”楚公子微微一笑,又从怀中掏出一把银票”都说逍遥客栈不贪财却爱财,果然如此。。”

  “好任性啊,我喜欢。”钱护法在角落里叫道“楚公子,你带走我吧。”

  “楚公子。”唐唐缓步走到了楚公子身前,笑着说道“老白还真没说错,你这么多年江湖确实混到狗身上去了,逍遥客栈只管自在逍遥,不问恩怨情仇,不管你是江洋大盗也好,江湖名宿也罢,进了逍遥客栈的门,便只是客人,吃喝玩乐无所谓,如果有不懂规矩的,想在这里解决江湖恩怨,对不起,本店无此业务。”

  “看来唐姑娘真不打算给我楚某人面子了。”楚公子脸色顿时拉了下来。

  “给你面子,呵呵”唐唐轻笑两声“我不管你和他们有什么恩怨,也不问他们是谁,只有一点,他们在客栈一日,你便一日不得动手,老白,送客。”

  “楚公子,请把。”老白利落的把毛巾往肩上一搭说道。

  “哈哈哈”楚公子怒极反笑“都说逍遥客栈唐掌柜一手暗器功夫出神入化,店小二老白剑法高深莫测,今日说不得我楚某人就要讨教一番,看看到底这传闻是真是假,动手。”

  “不要伤及无辜,我跟你走。”这时商队中一个护卫站了出来,正是女扮男装的徐张氏。

  “少夫人,你!”张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难得有人站出来顶在前面,想不到少夫人整出这一出,真是蠢啊。

  “噗呲。”老白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姑娘心真大“姑娘,你还是安心待在那里吧,你放心,这逍遥客栈呢,安全得紧,某些上不来台面的人想在这捣乱,还不够格。”

  “废话少说。既然你们油盐不进,别怪我不给面子。”楚公子大手一挥,身后的小弟乌拉拉一窝蜂的冲了上去。

  “炮灰。”老白撇了撇嘴“郝厨子,看你的了。”

  小弟们正撒欢着往上冲,只听后厨一声大喝“剔骨”只见一把一人多高的大斧旋转着扫了过来。眨眼间就从人群中穿了过去。

  “残忍,冷血。”钱护法忍不住捂住了双眼,不过指缝间露出的眼睛还是暴露了他内心的激动“真他娘带劲啊。”

  楚公子看到手下瞬间全军覆没,大怒道“鼠辈,怎敢如此欺我,纳命来。”双手在腰间一抄,掏出来两条铁棍,两手一拧,顺势组成了一把尖枪。

  “徐家两刃枪。”老白看了商队一眼“原来如此,是因为这枪法吗,可笑啊,世人皆知世间枪法以神威为尊,你等却舍本逐末,还妄想斩尽杀绝。今日便让你见识下,功力差距非是区区一枪法就能弥补的。”

  “老白,接剑,三招之内若是杀不了他,以后莫要吃我做的菜。”后厨应声扔出来一把剑。

  “真是头痛啊。”老白捂着额头说道“三招啊,为了我以后能填饱肚子,楚公子,你安心去吧。”

  “大话不要说得太早,接我一招枪出如龙。”楚公子厉喝一声,双手持枪,抖了一个枪花,直直向老白刺去。

  利索的一个纵跃,老白笔直迎了上去,众人大惊,这是要送死吗,世人皆知一寸长一寸强,这枪可比剑长了不是一寸两寸呢。

  “找死。”楚公子轻蔑一笑。

  “谁死可还不一定呢。”眼看着枪尖就要刺到喉咙,老白猛地弯腰向前滑行。手中之剑泛出了冷入心脾的寒光,寒光一闪,一切烟消云散。

  “杀你,何须三招。”老白举剑四顾“还有谁。”

  “呜呜呜。”商队之中传来了哭声,原来是徐张氏看到仇人被手刃,喜极而涕。

  “妹子,不要哭了。”唐唐叹了一口气,走上前去。“逍遥客栈本是不问江湖恩怨,奈何老白曾在年轻时受过徐老爷子恩惠,这楚公子也是无恶不做,嚣张至极,所以才有此一出,此事望在座各位守口如瓶,逍遥客栈日后依旧不想过问江湖恩怨。”

  “唐姑娘救了我等,还帮少夫人报了血仇,我等在此发下血誓,若透露一丝一毫,必落得和这姓楚的一样地步。”张伯带头说道。

  别过了商队,老白指了指角落想开溜的钱护法说道“姓钱的,看了那么久热闹。挺舒服得吧。”

  “老白,别打我主意,我忙得要命。”钱护法回头说道。

  “少说废话,毁尸灭迹你可是一把好手,要么留下,要么把这些年的酒钱还上。”老白阴笑着说道。

  “行,你够狠。”钱护法不说话了,抬头看着四周同行之人喝到“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打扫。”

  夕阳赤红如雪,大漠依旧还是那个大漠,逍遥客栈依旧破破败败的竖立在大漠之上,江湖依然还是那个江湖,唯一不同的是,少了个楚公子,多了个擅使徐家两尖枪,自号逍遥侠的女侠客。

  江湖传闻,青龙会覆灭后,公子羽携江湖第一美女唐蓝飘然而去,不知所踪,临行前裹挟江湖知名二愣子郝厨子,众人据此猜测,此二人不会做饭。

  天涯明月之逍遥客栈

  逍遥客栈-不苦

  图片一位置

  燕云。

  万里黄沙,烈日灼灼,仙人掌半死不活的扎根在滚烫的沙砾里。一支商队在茫茫荒漠上艰难前行,骆驼宽大的脚掌在荒漠上印下一排略显杂乱的掌印。

  “掌柜的,这天气未免太热了,有些奇怪啊。”当头的汉子眯着眼看着天空说道。

  “风沙将至啊,看这架势,势必不小。”掌柜看了看天空,有些担忧的说道“去叫后面的兄弟加快速度,争取在风沙到来之前找到宿处。”

  有些萎靡的商队护卫听到风沙将至时,纷纷打起了精神,努力赶路。在沙漠中碰到风沙,如果没遮没挡,这支商队估计最后剩不下几个人。

  天色越来越暗,大漠的风说来即来,夹杂着吹过岩隙、沙砾发出的呜呜声,让人忍不住心底有些发麻。掌柜的脸色也越来越差,一边向远处张望,一边焦急的催促着队伍加快速度。

  “掌柜的,快看那边。”一个护卫突然指着前方喊道。

  掌柜闻声看去,远远地一间房屋出现在视线里,孤零零的竖在那里,有些破败,但看在掌柜眼里却是惊喜万分,大声喊道”快,快,风沙说到就到,加快速度,赶到那里。”

  商队的速度又快了不少,眼看房屋越来越近,风也越来越大。

  “风沙来了!”忽然有人大喊道。一众人抬头望去,只见远方一堵墙在翻滚着靠近,是风暴卷起了沙石铸成了一堵沙墙,翻滚着,咆哮着,极快的向商队碾压过来。

  “快,快。”掌柜的声嘶力竭的大喊,大张的嘴瞬间被沙砾填满,顾不上吐出沙砾,手脚并用的向房屋跑去。众人都顾不上财货了,慌乱的向前奔跑,都这时候了,财物哪有命重要。

  终于有人赶到了房屋前,却见大门从内部紧锁着,立刻恨恨的一下一下拍着门哭喊道“救命啊,开门啊,快开门啊。”

  门咯吱一声打开了,一个身着小厮服装的年轻人笑嘻嘻的出现在众人眼前,他把毛巾往肩上一搭,笑着说道“客官几位,逍遥客栈为你服务。”

  当头的汉子一把把他推开,慌忙窜进了房屋,其他人紧随身后,把踉踉跄跄的小二挤入了房屋内。

  “几位客官,莫慌莫慌,风沙刚起,不算太大,本店还有很多房间,这位壮士麻烦让一下路,我要去关门。”小二整理了下被挤得布满褶皱的衣服,笑意盈盈的说道。

  那汉子似乎知道刚才自己有些惊慌失措了,讪讪一笑,给店小二让开了路。

  关上门,店小二回头说道“各位有些累了吧,先坐下喝口茶。这风沙估计要很久才能停歇,稍后让后厨置办些酒菜,各位就安心住下,别看咱这客栈房子有些破,但抵御风沙还是绰绰有余,莫要担。。。。。。”

  “老白,别在啰里啰嗦的。老子要的吃食呢,咋还没上来,你这破店越来越猖狂了,客人就是佛祖懂不懂。”一个粗犷的声音打断了店小二。

  商队之人闻声看去,只见一个赤裸上身,满身刀疤的粗野汉子坐在角落里挥舞着手中的大刀喊道,还有几个同样装扮的人和他坐在一起,都赤裸着上身。

  “啊!”一个瘦小的护卫捂住了双眼,大声的尖叫。

  “都是男人,瞎叫什么,还捂上双眼,莫不是俺老钱这身板污了你双眼。”粗野汉子不满的瞪着商队说道。

  “大侠莫怪,小小护卫,没见过世面,大侠大人有大量,不要与他计较。”掌柜责怪的看了一眼那个护卫,慌忙说道。

  粗野汉子哼了一声“要不是俺老钱肚子饿了,不想多说话,肯定要和你们好好说道说道。”

  “外面风大,别闪了舌头,鼎鼎大名的奔马堂钱护法要和一个小小护卫计较,也不嫌丢了身份。”柜台后面一个女子笑着出声。

  “好美。”商队的人看到女子,忍不住咂舌。此女子不施粉黛也胜过粉妆玉琢,皓齿明眸,眉目如画,嘴角噙着一抹微笑。很难相信,茫茫大漠之中竟有如此绝色女子,她是如何在这混乱的大漠里生存下来的。

  “屁的身份,老子有啥身份,老子就是一个杀杀人,喝喝酒的江湖人而已。”粗野汉子毫不在乎女子的姿色“老白,你还杵在那干啥,要饿死老子啊,不要以为有唐姑娘撑腰我就不敢抽你,快去。”

  店小二若有所思的看了商队一眼,笑嘻嘻的说道“得嘞,钱大侠,你稍等啊。各位客官也请稍等。”

  事情平息了,商队众人长吁了一口气,都瘫坐在了地上,歇息了一会,莫名的一阵后怕,能从大漠的风沙里逃出来,还真是老天保佑啊。

  “客官,不要长吁短叹了,本店规矩,要吃住,先付账。”唐姓女子笑盈盈的说。

  “应该的,应该的。”掌柜急忙站起身来,从身上掏出一袋碎银递给女子。“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好说,掌柜称呼我为唐唐即可。”打开钱袋扫了一眼,女子依旧笑着说道“客官,钱好像不太够。”

  “啊!”掌柜的惊讶说道“不够?可是我明明记得我钱袋里有30多两碎银啊,这难道不够。”

  “恩,不够。”唐唐笑着说道。

  “三十多两还不够,你们这是讹诈,是黑店。”一个护卫忽然出声喊道。

  “放肆”掌柜的立刻回身一个嘴巴把护卫抽的踉跄的倒在了地上,转头说道“唐姑娘,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娃娃,你别和他们计较。你看,我们因为躲避风沙把财货都丢掉了,哪里还有银子,能不能通融一下,日后定有重谢。”

  “老白,送客。”唐唐依旧笑盈盈的喊道。

  虽然唐唐一直在笑,但掌柜的总觉得她的笑让人遍体生寒,急忙摆着手说道“姑娘别急,容我们商量一下。”

  掌柜把护卫都召集到了一起,围在了一张桌子边你一言我一语的商量了起来。半刻钟后,掌柜站了起来,走到柜台说道“唐姑娘,我们确实没有多少钱了,这里有枝簪子,值些银子,当在你这里,你看能不能抵一天房钱。”

  “奥,一支簪子。”唐唐似笑非笑的看了掌柜一眼,伸手接了过来“上好的和田玉料,不错,今日就住下来吧。”

  掌柜长舒了一口气,拱手到“谢姑娘。”

  深夜,客栈二楼的一个房间内,狂风吹着门窗咣咣的响,掌柜正在和一个护卫说着什么。

  “张伯,这次能逃出来多亏了你。”那护卫抽泣着说道。

  “哎!少夫人,别在哭了,我跟着老爷这么多年走南闯北,深受老爷恩德。如今老爷少爷都遭遇不幸,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整个钱塘徐氏的希望,我拼着不要这条老命也要护你周全。”掌柜张伯狠狠说道。

  这护卫竟是女子乔装而成,怪不得在看到钱护法赤裸上身时吓得尖叫,怪不得张伯竟能拿出簪子来抵房钱,想来是这女子偷偷塞给他的吧。

  “少夫人,这客栈不简单呐!”张伯低声说道。

  “恩!”女子停下了哭声,惊讶的问道“哪里不简单了,我看着很正常啊。”

  “刚开始我们因为遭遇风沙惊惶跑进客栈时,铁牛在慌乱中推了店小二一把,我当时吓了一跳,你知道铁牛的,他天生神力,又是在惊慌之中,这一推之下,常人不是骨折就是重伤,那店小二确毫发无损。还有那唐姓女子,如此漂亮的姑娘家能在这虎狼环伺的大漠中开起一家客栈,能简单得了吗。”

  “照你这样说,确实不简单啊。”女子微微一思索,突然有些惊恐的说道“这里莫非是杀人劫财的黑店。”

  “这倒不至于。”张伯摆了摆手说到“如果是黑店,我们傍晚吃饭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动手了。”

  “那他们到底是什么人。”女子问道。

  “这。。。我也不知道。”张伯苦笑着说道“不过管他是什么人,只要不挡我们的路就好,咱们就暂且安心休息一天,明日风沙停了尽早赶路,不要让那群畜牲追了上来。”

  次日,风沙已经停歇,商队众人已早早起床,不少人窜出去寻找昨日丢失的货物,不过如此大的风沙,找不找得到就两说了。

  “多谢姑娘了,我等这便告辞了。”张伯正和唐唐寒暄着。

  “这就要走吗,不多住两日,放心,这次给你半价。”老白插嘴说道。

  “不了,这次丢失了不少货物,需要尽早回去和主家交代一番,不然以后的日子不好过啊。”张伯苦笑一声说道。

  “想走,你们走的了吗。”蓦地,一个嚣张的声音伴随着客栈的大门被踢坏的声音传来。

  “真是作死啊。”角落里的钱护法长叹一声“这么嚣张,颇有老子当年的风范啊。”

  “是啊。”同行的汉子点了点头“当年钱护法好像也是这么踹坏了一扇门吧,赔了多少钱来着。”

  “五千两。”钱护法喝了一口酒恨恨说道“那是老子攒了几十年的老婆本啊,如今想来都痛心自己当时为什么那么贱,踢啥不好要踢门。”

  这几人在角落里嘟嘟囔囔暂且不提,却见唐唐和老白眼睛发亮,相视一笑。

  “死老头子,挺能跑的,竟然窜到大漠里来了,害的老子放着大好的日子不能过,跑来这大沙漠里吃苦受罪,老子早就发誓,要是抓到你,不把你抽皮扒筋难泄我心头之恨。”伴随着嚣张的声音,一个尖耳猴腮,五短身材的男人走了进来,身后大摇大摆的跟着一群手下。

  “侯三,你这畜牲竟然有脸出现在我们面前,枉老爷对你栽培有加,你竟然下毒害死他,你这禽兽不如的东西。”张伯气的发抖。

  “我呸,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懂不懂。”叫侯三的男子嚣张的大笑道“快说,徐张氏那个贱妇在哪里,怀着孩子还东躲西藏的,对孩子多不好。”

  “兄弟,先别急着找人啊,咱先说点事。”这时,老白笑嘻嘻的凑上前去说道。

  “滚,什么东西。”侯三不耐烦的挥挥手“别烦老子,不然抽死你。”

  “吱!”角落里传来一片倒抽冷气的声音。

  “兄弟,有性格,老子欣赏你。”钱护法哈哈大笑,没办法不笑,有人把他想骂了这么多年的人给骂了,真爽啊。

  “呵呵。”老白并不恼,依旧笑着说道“诚惠,客官进来到现在,共踢烂一扇大门,踩过两张桌子,手下喝了五壶水,共计一万两千八百两,客官是第一次来,给你抹个零头,共一万两千两,请付钱。”

  “啥玩意,要钱,还一万两千两,小子,你是穷疯了还是脑子抽筋了吧”侯三全不把老白的话听在耳里,转头看到了唐唐姑娘,惊为天人,“姑娘贵姓,芳龄几何,可有嫁人。”

  “吱”角落里倒抽冷气的声音响成一片。

  “哥们,再见。”钱护法对着侯三挥了挥手。

  侯三正纳闷再见是什么意思呢,却见前面那姑娘两手一挥,刹那间无数银光扑面而来,侯三当即吓得面无人色,仓惶后退。一个身影猛然窜了出来,大手一挥,将银光尽数接下,笑着说道“手下人不懂事,惊扰了唐姑娘,唐姑娘何必下此重手呢,小生代他赔罪便是。”

  “楚公子。”侯三哭喊着跪在地上说道“楚公子,这他奶奶的是黑店啊。”

  “废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楚公子冷哼了一声。

  “我当是谁,原来是鼎鼎大名的神威堡旗下狮子坡楚公子。”唐唐笑盈盈的说到“怎么,楚公子如此爱护手下,打算把钱出了。”

  “唐姑娘说笑了,区区一万两我还不放在眼里。”楚公子笑着说道。

  “是一万两千两”老白默默补了一句。

  “这里是一万五千里银票。”楚公子从怀中掏出了一把银票,放在了桌子上“这些人我要带走,剩下的钱权当做赔礼道歉,希望唐姑娘不要阻拦。”

  ”楚公子,你这么多年江湖混到狗身上去了吗。”老白把银票揣进了怀里。“区区三千两就要我们毁掉逍遥客栈的牌子,你这生意做得未免也太大了吧。”

  “不够!”楚公子微微一笑,又从怀中掏出一把银票”都说逍遥客栈不贪财却爱财,果然如此。。”

  “好任性啊,我喜欢。”钱护法在角落里叫道“楚公子,你带走我吧。”

  “楚公子。”唐唐缓步走到了楚公子身前,笑着说道“老白还真没说错,你这么多年江湖确实混到狗身上去了,逍遥客栈只管自在逍遥,不问恩怨情仇,不管你是江洋大盗也好,江湖名宿也罢,进了逍遥客栈的门,便只是客人,吃喝玩乐无所谓,如果有不懂规矩的,想在这里解决江湖恩怨,对不起,本店无此业务。”

  “看来唐姑娘真不打算给我楚某人面子了。”楚公子脸色顿时拉了下来。

  “给你面子,呵呵”唐唐轻笑两声“我不管你和他们有什么恩怨,也不问他们是谁,只有一点,他们在客栈一日,你便一日不得动手,老白,送客。”

  “楚公子,请把。”老白利落的把毛巾往肩上一搭说道。

  “哈哈哈”楚公子怒极反笑“都说逍遥客栈唐掌柜一手暗器功夫出神入化,店小二老白剑法高深莫测,今日说不得我楚某人就要讨教一番,看看到底这传闻是真是假,动手。”

  “不要伤及无辜,我跟你走。”这时商队中一个护卫站了出来,正是女扮男装的徐张氏。

  “少夫人,你!”张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难得有人站出来顶在前面,想不到少夫人整出这一出,真是蠢啊。

  “噗呲。”老白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姑娘心真大“姑娘,你还是安心待在那里吧,你放心,这逍遥客栈呢,安全得紧,某些上不来台面的人想在这捣乱,还不够格。”

  “废话少说。既然你们油盐不进,别怪我不给面子。”楚公子大手一挥,身后的小弟乌拉拉一窝蜂的冲了上去。

  “炮灰。”老白撇了撇嘴“郝厨子,看你的了。”

  小弟们正撒欢着往上冲,只听后厨一声大喝“剔骨”只见一把一人多高的大斧旋转着扫了过来。眨眼间就从人群中穿了过去。

  “残忍,冷血。”钱护法忍不住捂住了双眼,不过指缝间露出的眼睛还是暴露了他内心的激动“真他娘带劲啊。”

  楚公子看到手下瞬间全军覆没,大怒道“鼠辈,怎敢如此欺我,纳命来。”双手在腰间一抄,掏出来两条铁棍,两手一拧,顺势组成了一把尖枪。

  “徐家两刃枪。”老白看了商队一眼“原来如此,是因为这枪法吗,可笑啊,世人皆知世间枪法以神威为尊,你等却舍本逐末,还妄想斩尽杀绝。今日便让你见识下,功力差距非是区区一枪法就能弥补的。”

  “老白,接剑,三招之内若是杀不了他,以后莫要吃我做的菜。”后厨应声扔出来一把剑。

  “真是头痛啊。”老白捂着额头说道“三招啊,为了我以后能填饱肚子,楚公子,你安心去吧。”

  “大话不要说得太早,接我一招枪出如龙。”楚公子厉喝一声,双手持枪,抖了一个枪花,直直向老白刺去。

  利索的一个纵跃,老白笔直迎了上去,众人大惊,这是要送死吗,世人皆知一寸长一寸强,这枪可比剑长了不是一寸两寸呢。

  “找死。”楚公子轻蔑一笑。

  “谁死可还不一定呢。”眼看着枪尖就要刺到喉咙,老白猛地弯腰向前滑行。手中之剑泛出了冷入心脾的寒光,寒光一闪,一切烟消云散。

  “杀你,何须三招。”老白举剑四顾“还有谁。”

  “呜呜呜。”商队之中传来了哭声,原来是徐张氏看到仇人被手刃,喜极而涕。

  “妹子,不要哭了。”唐唐叹了一口气,走上前去。“逍遥客栈本是不问江湖恩怨,奈何老白曾在年轻时受过徐老爷子恩惠,这楚公子也是无恶不做,嚣张至极,所以才有此一出,此事望在座各位守口如瓶,逍遥客栈日后依旧不想过问江湖恩怨。”

  “唐姑娘救了我等,还帮少夫人报了血仇,我等在此发下血誓,若透露一丝一毫,必落得和这姓楚的一样地步。”张伯带头说道。

  别过了商队,老白指了指角落想开溜的钱护法说道“姓钱的,看了那么久热闹。挺舒服得吧。”

  “老白,别打我主意,我忙得要命。”钱护法回头说道。

  “少说废话,毁尸灭迹你可是一把好手,要么留下,要么把这些年的酒钱还上。”老白阴笑着说道。

  “行,你够狠。”钱护法不说话了,抬头看着四周同行之人喝到“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打扫。”

  夕阳赤红如雪,大漠依旧还是那个大漠,逍遥客栈依旧破破败败的竖立在大漠之上,江湖依然还是那个江湖,唯一不同的是,少了个楚公子,多了个擅使徐家两尖枪,自号逍遥侠的女侠客。

  江湖传闻,青龙会覆灭后,公子羽携江湖第一美女唐蓝飘然而去,不知所踪,临行前裹挟江湖知名二愣子郝厨子,众人据此猜测,此二人不会做饭。

  ————————————————————————————

  天涯明月刀游久玩家交流:点击进入论坛,欢迎入群:215613472(已满) 450390064 天涯明月刀U9玩家群

  天涯明月刀   天涯明月刀新手专题   天涯明月刀捏脸数据

关于天涯明月刀最新游戏资讯,关注游久《天涯明月刀》专区

收听游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