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游久网 >> 天涯明月刀 >> 玩家交流 >> 散文小说

不如相忘于江湖 唐笑《多情应笑我》卷二

2015-08-21  作者:白晚   来源:17173

导读朝廷的钱袋子杭州,是再软和不过的一座城。

  朝廷的钱袋子杭州,是再软和不过的一座城。

  它像一匹织得艳丽精致的缎子,自里至外都透露着一股温柔富贵乡的味道。虽然时节近冬,但比起开封的端肃,总让游历各地的行人觉得,再冷的北风吹到杭州,似乎也化了。

  杭州城倚着横纵交织、弯弯曲曲的水系而建,拱桥和梁桥数不胜数。钱塘江至永兴寺一段,便是杭州最繁华锦绣不过的一段街市,一排排宫灯高悬,彩带飘扬,人声鼎沸,两旁贩卖着各种新奇玩意儿的摊主送往迎来。

  打太阳刚露出个角,钱塘江港口就喧嚷起来了。

  往来如织的精致船舫或扬帆起航或靠岸停歇,伴随着“一二一”的口号挑夫们案搬走一箱箱满满当当的货物,江岸的垂柳梢头尽是鸟雀欢快的鸣叫声。

  晨光熹微,一艘毫不起眼的快船瞧瞧靠了岸,船上都是北边来的行脚商居多,身上还穿着厚重的裘衣,刚到杭州便忙脱下外套,惹得路人一阵笑语。

  唯有两位年轻人,身形挺拔,面目清俊,眉宇间带着笑,其中一位做道士模样背负双剑,另一位翩翩公子纸扇轻摇,朗朗如日月之入怀,格外招人。

  “快看快看!那人身后背着剑匣!说不得是真武弟子、太白弟子。”

  “说你没见识还不信,城北成日里不都是这些江湖人士打扮的来来往往……”

  “可,可那些人加起来统共也不如这两个好看呀。”

  但凡是人多的地方,便总有爱嚼舌的,码头边的茶水摊上一聊起这个来便群情激昂,一位大哥拍案道:“说起这江湖事,我可再清楚不过了。”

  “哦?”其中一位手持折扇的公子哥停下来,颇有兴趣地驻足问道,“在下陋闻,近来江湖上可有何奇事?”

  “你可就问对人了,你知不知道不久前秦川血案?话说那青龙会在秦川布下天罗地网,大闹太白剑派,帝王州亦是损失惨重。”这位大哥见有人捧场也高兴得很,评书先生似的吊人胃口,向周围几个人一番挤眉弄眼,“你们可知青龙会所谋何事?”

  这位公子给足了他面子,极为好奇地一唱一和:“所为何事?”

  “年轻人,不是自古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帝王州盟主叶知秋自然是第一等的英雄豪杰,而青龙会二龙首明月心,确实赫赫有名的第一美人,还有帝王州的上官小仙也是常伴叶盟主身旁的大美人……这第一等的两位美人和第一等的英雄,还会因为什么事?”

  “噗——”旁边背着剑匣的另一位年轻人一口茶水喷了出来,然后笑得直不起腰来。

  这时邻桌一位侠士打扮的人站起来,道:“青龙会百年密谋怎会如此儿戏,更何况叶盟主也定非这种沉迷于儿女情长之人。”

  “你是何人,又懂些什么!”

  “在下万里杀黄元文,虽非万里杀盟中之事,但江湖中人最重名声,还请万勿以讹传讹。”黄元文抱拳行一礼,不亢不卑,却逼得那位大哥脸涨得通红,摔下一句蚂蚁说话般叫人听不真切的狠话就落荒而逃。

  黄元文也并不在意,随后,他看向摇着折扇的年轻人,又行一礼:“这位可是……唐盟主?离盟主派在下到此等候多时了。”

  唐青枫折扇一拢,一点也没有“甩掉了水龙吟众人自己留了封书信就去玩”的自觉,不禁赞道:“果然还是鲤鱼汤的人靠谱!”

  黄元文又看向另一位,有些疑惑地:“不知这位是?”

  “只是一个学艺不精、功夫太差又不中用的寒江城见习弟子罢了,不用管他。”唐青枫抢答。

  笑道人又“咳咳”了几声,深呼吸了几下,低声问:“我何时学艺不精、功夫太差又不中用了?”

  “那怎么曲萌……曲盟主不给你转正?”

  笑道人:“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唐青枫此行,还真是来干正事的。

  青龙会志在大悲赋,大悲赋残篇却分藏于四盟,自然要商议一番如何处置。对此笑道人只有一句话:“几句话可以解决的事,非得弄得像檀渊之盟那样麻烦,青龙会不弄你们四家弄谁。”

  除了叶知秋身在燕云,来的是副盟主上官小仙外,其他三位盟主都亲至杭州。和以往每一次一样,四盟至上到下,扯皮扯了大半月也没个结果。

  笑道人没心思关注他们议事,好几次想去找曲无忆,却偏偏阴差阳错地正巧有事。

  “那就这样处置罢。”上官小仙用手指挽着发尾玩,有点不大耐烦。

  其实这样的局面大家也早有预料,离玉堂不做声,代替早被烦的不愿来的唐青枫出席的李红渠不置可否地点点头,曲无忆则是直接推门离开。

  曲无忆向来不喜多言,静静地转身离开,就像她悄悄地来。客栈的长廊里,她走得很慢,每一步都像是在思量着,随从们向来很难从这位冷若冰霜的盟主面上看出什么情绪。

  背后传来另一个脚步声,她转头回望,触到笑道人担忧的目光,曾经多少次也是这样,无论她走到哪里,回头一看,都是这样温柔的神色。不过这一回,却有些不一样,曲无忆看懂了:“你且放心,明月心之事我自有打算。”

  “我过去说的话,都是作数的。”笑道人说,他停在转角处,烛光半明半昧叫人看不清神色。

  曲无忆回想起来当年笑道人几句戏言,倒有些慰藉。

  周围几个随从挤眉弄眼了一会儿,又看看两人坦然的模样,最后忙不迭地跟上曲无忆离开的脚步。几个人在心里翻江倒海了好一会儿,实在憋不住了,支支吾吾地问:“盟,盟主……那笑道人不是……”

  “不是什么?”曲无忆冷冷扫过来一句,几个人连忙噤了声,连说“没什么没什么”,不敢再问了下去。

  以曲无忆的玲珑心思,早就看透了这几个熊熊燃起八卦之火的内心。

  旁人看来笑道人永远一副言笑晏晏的厚脸皮,都以为是个什么都不放在心上、什么都不在乎的人,曲无忆却觉得,他偏偏是最偏执的。什么事情不寻根问底说个明白,是万万不会罢休的。自己当初冷言伤了他一回,他如果没有看开放下,怎么会再下真武山。

  如今既然下山,那便是早就放下了。

  真正看不穿放不下的,反而是那些局外人。

  这一夜,杭州大雨滂沱。

  寒江城弟子替曲无忆撑开一把伞,地上还有另一道深深的车辙,却是往南而去,极目远望还能看到小黑点似的车队。身旁一人回道:“那是帝王州上官副盟主。”

  暴雨如洗,夜幕深深,几行人朝着不同的方向而去。杭州城里高低错落的重重屋檐被滴答滴答的雨水冲刷着,青瓦木梁,凛然无声。水渍缓缓掩盖住相背而行的道道车辙,空气里都是潮湿的味道,不同的车马消失在黑色的雨夜里,像一场宿命般的告别。

  灯火摇曳,酒又重添。

  笑道人远远看着唐青枫耷拉着脑袋的模样,竟然觉得这位四盟里最年轻的盟主有些可怜,让他不由得想起小师弟玄凌被罚思过的、像呆呆软软的小动物一样的神色。

  ——十有八九是被母老虎李红渠训了一顿吧?

  唐青枫也看到了他,遥遥举杯,先干为敬。笑道人走过去,手里还端着刚出锅的汤面——错过了客栈里的晚饭,只好自己下厨做了一碗。

  唐青枫长长地舒了口气:“真羡慕你这种人,不用去开会。”

  “毕竟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学艺不精、功夫太差又不中用的见习弟子嘛。”笑道人坐下来,看他实在可怜,便分了半碗面过去。

  唐青枫递给他一杯酒用眼神示意“喝一杯?”,他闻到酒香眼前一亮,“好酒好酒!跟着小唐你果然有肉吃。”

  “那是自然,这可是蜀中名酒竹叶青,藏了二三十年,出门前我撮窜着我妹妹从老爹后屋里偷出来的。”唐青枫说。

  “你这么惫懒贪玩,究竟是怎么当上盟主的?总不会是刷脸吧。”笑道人斜斜觑了他一眼,笑了笑,单看脸嘛唐二倒有不少可取之处。

  “大悲赋本是少林秘籍,下山前家师倒是提过几句。”笑道人回想起来,“可即使是最好的武功秘籍,也不过一二人得益,于青龙会益处并不大。”

  “我们先前一直跟在青龙会后面横追堵截,总是棋差一招,你这样想来,确实是个新思路。”

  “明月心,或者公子羽的局布得太深,你们现在执着白子四望,不管怎么下自然周围都是黑子。”笑道人也难得认真起来。

  唐青枫点头,思路却是陡然开阔,一道计策暗上心来:“所以我们倒不如干脆把棋盘给掀了,总归多几分胜算?”

  他伸手招过笑道人,如此这般如此那般地耳语一番,听着听着,笑道人心说这么机密的事你都跟我说,好像不大好吧?还在想着怎么避嫌一番,就撞上唐青枫坦坦荡荡的眼神,便说不出话来。

  有时候坦荡才是最难得的一种态度,也是最危险的一种态度。

  笑道人跟着张梦白耳濡目染多年,对棋之一道还算有些了解。下棋的时候,当有人坦荡地对你掀开一切底牌、所有的劫争,不伪装也不隐瞒自己,要的便是一局定胜负的豪赌。若不托之以所有的赌注、乃至身家性命为筹码,又怎么配得上这样的豪赌?

  笑道人愣了愣才说:“小唐你就这么赌上整个水龙吟,甚至四盟?没看出来,你竟是这样疯的赌徒。”

  “早在徐海一役就该明白,青龙会要的可不是复兴,而是真正的武林龙首之位,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唐青枫微一合掌,“笑师兄意下如何?”

  “道不同——愿相为谋。”

  唐青枫大定,夹了一筷细面尝一口,神色有些古怪,“你做的是什么?”

  笑道人答:“阳春面,独家烹饪绝无二家,味道不错吧?”

  “啊,挺不错的,你也多吃点。”唐青枫笑得有些僵。

  很久之后,唐青枫回忆起来也唏嘘得很,笑道人唯一送过给他的,竟然是这半碗没熟的阳春面。

  ————————————————————————————

  天涯明月刀游久玩家交流:点击进入论坛,欢迎入群:215613472(已满) 450390064 天涯明月刀U9玩家群

  天涯明月刀   天涯明月刀新手专题   天涯明月刀捏脸数据

关于天涯明月刀最新游戏资讯,关注游久《天涯明月刀》专区

把这篇文章分享到:
收听游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