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游久网 >> 天涯明月刀 >> 玩家交流 >> 话题八卦

天刀玩家原创:呆萌太白三顾天香同人美文

2015-01-27  作者:唐姑娘姓唐   来源:duowan

导读天刀玩家原创:呆萌太白三顾天香同人美文

  中原武林向来没个太平的时候,总是内忧刚息,外患又起。

  东越靠海,每逢五谷丰收之时,总易引来些倭寇。那些海上来的不速之客,每每除了钱粮,还特别钟爱天香谷的“花姑娘”。虽说天香姑娘们各个武艺高强,可有时也架不住某些下三滥的手段。为此,天香掌门梁知音真是头发愁白了不少。

  同样为门派弟子愁白了头发的还有太白掌门风无痕,他倒不是因为倭寇来抢“花姑娘”,而是为了门派男弟子们的终身大事。

  太白剑派位于秦川雪岭之巅,乃武林中第一剑派,弟子们由于终年居于雪山之上,都自成一种高冷俊逸的气质。在外人看来,太白弟子长得帅,剑法好,简直像不食人间烟火的谪仙似,可风无痕心里是有苦说不出啊,雪岭上的雪啊自从他创了太白剑派以来就没见融化过,一年四季日日都是冬天,天寒地冻没菜吃只能啃土豆大白菜,生活条件在八荒之中仅仅优于比他们更北边的神威。可人家神威堡里都是军爷,个个儿都立誓不把西夏人赶尽绝不成家,到时候有了军功也不愁娶不到媳妇儿。你太白能比得了?真武都是出家人不能成亲,唐门弟子都是高富帅自然也不愁嫁娶,天香妹子更是一家有女百家求,到头来,外人眼中高冷帅气的太白娶老婆的难度堪比荆湖那群叫花子了,这让风无痕情何以堪!

  于是当风无痕得知梁知音有被倭寇骚扰之困时,顿觉这是一个让门派中男弟子脱单的好机会,于是大手一挥,速选了了几十位相貌出众的男弟子前去进行名为剿倭实为泡妹的援助。

  宫杭是个老实孩子,他实在不太明白为何众位师兄在得知他入选了前去援香的名单时要流露出那种羡慕嫉妒恨的表情。他单纯的想,不就是抗倭吗?这不挺简单一件事嘛,就这样,他在师兄弟们的祝福兼诅咒中上路了。

  到了东越,宫杭才意识到他们似乎把问题想简单了,东越的倭寇数量之多,武功之强,手段之狠毒,都是他们始料未及的,怨不得像梁知音这种女强人都一筹莫展。凶残的倭寇激起了宫杭的一腔热血,他日夜不歇,清扫倭寇小兵,捉捕倭寇头目。半个月下来,天香谷的众师妹们都对这个长相潇洒俊逸,为人诚恳正直的太白少年赞誉有加。

  苏芥今年年方15,虽在天香谷中已学艺7年,但这次剿倭却是她第一次艺成出谷。她扎着两个马尾辫,穿着米色的春衫,手里拿着一把叫渔歌子的伞,伞中藏着一柄叫卜算子的剑。这伞是她随便从门派商号里买的,可这剑却是她嫁去铸剑谷的姐姐送予她的及笄礼,入手才没几日,心里爱的不行,夜里睡觉都舍不得松手。

  这一日,苏芥随着几位师姐,连同已是众师姐口中浊世翩翩佳公子的宫杭一起前去白鹭洲做最后的清扫,起初众人还在能同进退,但随着不断前行,她与宫杭二人渐渐在不知不觉中竟与众人走散,深入敌圈,待到发现不妙时为时已晚,抽身不及。苏芥初入江湖,武功使用上也不甚熟练,眼见敌人步步逼近,顿时慌得六神无主,手脚都不知该如何比划,而苏杭面对如此众多的敌人,依旧镇定如初,毫不露怯,只见他挡在苏芥身前,左手背于身后,脊背挺得笔直,右手握着一把长剑,长发飘逸,白衣似雪。虽然许是前几日杀敌太猛,剑已不复往日锋利,但却丝毫不影响剑招的行云流水,一招飞燕逐月,剑如飞燕灵动,人若清风飘摇,静如幽兰,动若疾风,将苏芥护的滴水不漏的同时,又制敌于剑意之下。

  苏芥看他看的呆了,少年挺拔的背影,漆黑的长发,如雪的白衣,是她在这片混乱中唯一的依靠,她小心的跟在他的身后,不求能帮到他什么,只希望自己没有给他添乱。

  宫杭在游刃有余的对付着前边敌人的同时,也会分神顾看一下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师妹,以防她被暗箭所伤。看她吓得将眼睛瞪得的圆圆的的样子,看她崇拜的看向自己时的呆呆的样子,看她跟在自己身后小心翼翼的样子,他突然觉得心跳有点加速,又恨不得将太白所有帅气的招式比划给她看。

  就在宫杭耍帅的使出一招苍龙出水之时,他那柄在这半月内饱经血雨腥风的剑终于承受不住他凌厉的招式,断成了两节。这剑本也只是从门派商店里淘来的大众款而并非什么名剑,断了也不心疼,可坏就坏它断的时机太不妙了,前有敌人要御敌,后有妹子要保护,这太白不比丐帮,赤手空拳也能打出一套来,此时没了剑,岂不如同断了手脚?

  就在宫杭怔愣的一刹那,他听到身后刷的一声拔剑声,回头一看,竟是苏芥小师妹藏于伞中的剑,此时回头又眼看倭寇头目的刀已劈至眼前,顾不得许多,转身抢过苏芥的伞中剑,随手使出一招天峰五云剑,击飞倭寇头目,也没管那倭寇头目是死是活,就拉着苏芥反身往回跑。

  直到后来敌人涌出越来越多,他们已经几近被包围时,宫杭在苏芥背后猛推一把,用内力将苏芥振出包围圈外,“苏师妹,你快走!”喊完这句,宫杭再次挥着苏芥那把对他来说及不合手的伞中剑,拖着整个包围圈往反方向奔去,他想再给她争取更多的时间。

  苏芥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浑浑噩噩的逃出了白鹭洲,又怎么喊人来营救宫杭,只记得她回去后由于来回奔跑使用轻功过度内里严重损耗,再加上年纪本身就小,抵抗力又弱,就生了一场病,病好后宫杭早已回了秦川,而那把伞中剑,也不知去向。

  宫杭第一次去东越,就以顺走了苏芥小师妹的一把剑而告终。

  宫杭再一次去东越,已是半年之后。时逢中秋佳节,宫杭将风掌门的信带给梁知音后,顺理成章的在天香蹭了一顿饭,只是在众多师妹当中,却独独不见了自己这半年来一直萦绕心头的身影。

  “梁前辈,怎么一直没见到苏师妹?”饭毕,宫杭终于忍不住问出声。梁知音笑道:“那孩子估计现在正在万蝶坪巴巴的等着天黑呢”于是宫杭在众多天香妹子们的起哄中,红着脸飞奔向万蝶坪。

  宫杭远远地就看到苏芥穿着一身天香妹子们最喜欢的粉色纫秋裳坐在开满鲜花的山坡上,手边放着好几个纸糊的灯笼,她像个孩子似得,拿着笔在往一个灯笼上写写画画着什么,连背后站了一个人都没有发觉,宫杭探头一看,灯笼上竟画着一只四脚朝天的乌龟,底下还写着两个稚气的字,宫杭。

  宫杭黑着一张脸苦笑不得,自己这又是哪里惹着小姑娘不开心了?

  “苏师妹,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让你竟如此不待见我?”宫杭站在苏芥身后,两臂抱在胸前,挑眉问道。

  苏芥被突然出现在身后的少年吓了一跳,回过神猛然连忙将灯笼藏在身后,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眼睛左瞟右瞅就是不看向宫杭,宫杭好笑的看着眼前女孩的幼稚举动,也不计较那乌龟的事,只是顺势坐在苏芥身边,晚风吹得他白衣飘飘,青丝缭乱。苏芥抬头看他的那一刹那,被他瞬间所惊艳。

  就着习习晚风,和缓缓落下的夕阳,苏芥用略带委屈的声音控诉着:“我听师姐说,是你带走了我的剑。”她停顿了一下,接着道“我本来以为,你没把剑还给我,想是在混战中丢了,可师姐说,那天你离开天香谷时,手中明明拿着一把伞中剑,那肯定是我的剑!”她的语气有些气恼,“虽然你救了我一命,我也很感激你,可是,江湖人不是应该将剑看的比命还重么?你怎么能拿走我的剑呢,要是别的东西倒也罢了,可那是我嫁去铸剑谷的姐姐送我的及笄礼,我平时都不舍得用呢,你要是没有好使的剑,我写信让姐姐再弄一把给你就是,你把我的那把还给我好不好?”说到最后,苏芥的语气已软糯的跟撒娇似的了。

  宫杭现在算是明白了,苏芥就是因为这个才画他乌龟,他那时也不识货,只当那只是普通的伞中剑,也没在意的拿了回去,以防回去的路上没个合手的兵刃,谁知竟是拿走了她的心爱之物,惹她愤恨至今,确实,江湖人对于名剑的追求有时更甚于性命,这事倒也确实是自己做的不地道。

  “苏师妹,我当时不知那剑的意义重大,此事也确实是我的不是,只是那剑如今还在秦川,这一时也无法物归原主,还请师妹再等些时日,待我完成师命,定当即刻去将剑取来归还于师妹。”说完,还规规矩矩的跟苏芥行了个礼。

  苏芥由于年纪辈分都比较小,还没人对她行过如此正式的礼,一时间也慌乱的忙站起来回礼,此时天已快要黑了,天香的姑娘们此时也陆陆续续来到万蝶坪准备放灯,远远看见山坡上相互行礼的二人,嬉笑到“哟~一会功夫不见,这是要拜天地了不成?”,羞得苏芥再不敢抬头。

  夜色完全降临,天香谷每年此时都会放出上千盏孔明灯,照的群星无辉,明月失色。点点灯火散发出暖暖的光晕,照在苏芥微红的面容上说不出的美丽,像是为了缓解刚刚师姐的玩笑话带来的尴尬,她从地上拿起一个灯笼,对宫杭说,“你知道吗,再灯上写下愿望,放飞后就能实现哦,很灵的”,宫杭很配合的接过那盏灯,一边说是么一边拿起笔,在灯上题上了字“愿得一人心”然后慢慢放飞那盏灯,看着它一点一点消失在视线当中,“你说能实现,就一定能实现”苏芥听到宫杭这么说。

  就在天香众人都沉浸在幽谷浮灯的美景之中时,却见几个太白弟子匆匆赶来,“宫杭,太白遭青龙会袭击,掌门传书命我们速回门派!”

  “你说什么?”宫杭大吃一惊,“可是我的马这几日连夜赶路行至天香时早已疲惫不堪,现在根本走不了多远。。”

  此时梁知音的声音传来,“宫少侠不必担心,我天香谷中也有能日行千里的好马,随你挑”。闻言,宫杭大喜,“那就谢过梁前辈了!”然后又转向苏芥,“苏师妹后会有期”,不等她反应,人影已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第二日,苏芥绝望的发现,她的马不见了。

  宫杭第二次去东越,又以顺走了苏芥小师妹的马而告终。

  当宫杭得知那日自己牵走的竟又是苏师妹的马时,终于彻底惆怅了,这以后还怎么好意思再去东越啊!

  太白门派与青龙会一战,并无太大的人员伤亡,但对宫杭来说,简直是损失惨重,因为苏芥的伞中剑不见了,马儿也战死了,宫杭仿佛已将看到苏姑娘瞪着大眼睛眼眶红红的骂他骗子的景象,好吧,下次去天香估计该以死谢罪了。

  半年后,宫杭很快的迎来了他以死谢罪的机会,在众师兄们看好戏的目光中,宫杭骑着他最好的马,拿着这他珍藏多年舍不得用的祖传宝剑,带着他所有积蓄,壮烈赴死,哦不,是三去东越。

  当苏芥小师妹看到那柄比自己的曾经念念不忘的伞中剑更好了100倍的蚀月剑,再看看那匹名副其实的千金马,以及堆在自己面前的千两黄金,不知所措的向后退了半步,一脸茫然的看着宫杭,这是要干什么?跟我炫耀你的剑好马好钱多吗?

  在场的其他天香师姐们也是一头雾水,她们早不记得宫杭顺走了苏芥的剑和马的事了,毕竟又不是什么大事,江湖儿女都是豪爽不羁的,哪又会在乎这点身外之物,也就是苏芥当时年纪小少不更事,才会小孩子气的为苏杭拿走他那柄剑而念念不忘,这一年过去了,她也早忘了此事,如今见宫杭拿着剑牵着马带着银子来,大家还一时间都不知道宫杭这是要唱哪出。

  直到梁知音开口:“宫少侠把所有家当都带来,我看着架势,莫不是要向我家苏丫头提亲?也罢,我看宫少侠一身正气年少有为,这聘礼也颇有诚意,我这边允了便是,苏丫头那边,她自己说了算”说完,以慈爱的眼光看向苏芥,还带着几分不舍。众师姐们一听此言,有些掩嘴而苏芥,有些出言打趣,有些用暧昧的目光瞅着宫杭苏芥二人,只把苏芥看的无比娇羞。

  此时宫杭也是懵了,心跳也是快的不能再快,明明只是来还东西的,怎么弄成了提亲呢?于是平日里老实的不能再老实,单纯的不能再单纯的宫杭此刻间忽然福至心灵,抬首含笑,略带紧张的看向苏芥:

  “苏师妹,你愿意和我一起去秦川看雪吗?”

  在众师姐的惊呼声中,挪揄声中,苏芥满脸通红的扭头跑开了,留下更紧张不堪的宫杭,独自承受着师姐们的调戏。

  宫杭第三次去东越,以顺回去一个天香小师妹而告终,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

  天涯明月刀游久玩家交流:点击进入论坛,欢迎入群:450390064 天涯明月刀U9玩家群

  天涯明月刀新手专题   天涯明月刀红包发放   天涯明月刀男神女神捏脸数据

关于天涯明月刀ol最新游戏资讯,关注游久《天涯明月刀》专区

收听游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