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游久网 >> 天涯明月刀 >> 玩家交流

孙大炮与唐二呆 基向同人小说赏析

2017-03-08  作者:佚名   来源:网络

导读孙大炮与唐二呆 基向同人小说赏析

  1.

  长着包子脸的娃娃饴糖掉到地上,哭嚎不止。

  “我不喜欢吃糖。”孙仲景把自己那块给了唐玉书,自己看着他吃糖的样子咽口水。

  那一年,孙仲景五岁,唐玉书三岁。

  2.

  唐门的小弟子睡大通铺,抢到哪个位置就睡到哪儿。

  孙仲景每天都可以抢到挨着唐玉书的位置,用荒腔走板的音调唱:“蜀山青,巴山青,两岸青山相送迎,争忍有离情?”

  唐玉书每次都嫌他吵,把他踹下床。

  那一年,孙仲景九岁,唐玉书七岁。

  3.

  “师弟,师弟你看!我有第一个傀儡了!”年轻的偃师做出自己的第一个傀儡,忍不住向同门师弟炫耀。

  唐玉书抿着嘴唇看了半天,得出的结论是“又二又呆。”

  “是按照你的模子做出来的。”年轻的偃师低声道。

  那一年,孙仲景十三岁,唐玉书十一岁。

  4.

  春节,孙仲景一个人坐在唐门的屋顶上发呆。

  唐玉书找到他,问他为什么不下去和师兄弟们热闹热闹。

  孙仲景黯然道:“我毕竟是个外姓人。”

  唐玉书笑道:“你是我师兄。”

  他们一起坐在屋顶,看完了所有的烟花。

  第二天,同染风寒。

  那一年,孙仲景十七岁,唐玉书十五岁。

  5.

  “师兄你看,如何?”少侠意气风发,轻摇折扇,一身白衣,自有一番大族风流。因为饴糖掉了而嚎啕的哭包,已成为别有一番风雅俊士味道的男人。

  “又二又呆。”孙仲景评价道。

  那一年,孙仲景二十一岁,唐玉书十九岁。

  6.

  一年之后。

  北宋·景祐四年·春。

  蜀山唐门。

  孙仲景在后山的水池里裸身泡着,凝视着偃师最为重要的左手。爆炸之后傀儡碎片,漂浮在附近的水面上,粉身碎骨。

  “师兄,你在做甚?”唐玉书施展轻功,飞身落地,“老君找你去呢。”

  裸身男子勾起一个轻薄的笑容道:“我在深情地凝望我妻子啊。”

  其实,我想控制更多更强的傀儡,我想变强,想继续保护你。然而你却要离开,或许让你现在开始讨厌我,说分别就不会那样难过。满嘴胡咧咧,只是不敢说真话罢了。

  他眼睛一红,怒从中起,手里的扇子却捏不住,砸到孙仲景头上。

  “打死你这登徒子!”

  7.

  老君一番言语,总归是说,唐玉书年届弱冠,要出去历练一番。

  “师兄,你,保重罢。我走了。”骑在马上的少年,凝神驻足,久久不肯离开。

  “为此等无聊之事,打扰我与妻同乐。”玩世不恭的青年痞笑道:“有什么好道别的?又不是不会回来。”

  转身离去,近乎无情。

  呆子,我就是不能接受离别啊。

  8.

  九华·山寺·夜雨

  蒙面人前赴后继,大有源源不绝之意。

  唐玉书单膝跪地,以扇撑地,双眼昏花不已,似已出现幻觉。

  紫衣少侠,身姿英发,扇飞如燕,指动如兰,钢线引傀儡,飞针漫花雨,谈笑间,退敌青岩下,顷刻里,血溅山寺巅。

  “呆子,这么大雨,你也睡不着,出来散步吗?”

  “师兄!”

  9.

  杭州·花船

  乐师抚琴,乐伶轻唱,歌声婉转如同黄莺:“情不知何起,一往而深。”

  白衣青年轻摇折扇,赞叹道:“那乐伶人美,歌也美。”

  紫衣青年转动手中扇子,轻笑道:“这世间美丽的人很多,但都不如令人想起来就会孤单的那一个。”

  在离开你之前,我都以为我可以忍受孤单。

  10.

  乐伶芳名顾海琴,天香谷弟子。

  一双纤手皓肤如玉,两撇秀眉含黛远山。形如高岭之花,细致清丽。神若出水芙蓉,纤尘不染。

  唐玉书与她白日交游,雷峰观景;夜里谈诗论赋,西湖赏月。

  孙仲景则整日流连花船,夜夜买醉,酒地花天。这曲儿听多了,却也记不住,酒喝多了,胸中更闷堵。脑子里挥之不去的都是顾海琴唱的那一句词。

  情不知何起,一往而深。

  11.

  景祐四年·江南·夏

  “二位师兄!”脆生生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梦天师弟!”

  唐梦天生着一张可爱女子脸蛋,却是一副男子皮囊。即可雄飞,亦能雌伏,占尽风华。

  “吾乃燕州战天机!”随唐梦而来的军官,英武不凡,做了揖,也不生分,“恳请诸位少侠女侠,助某荡平龙首山。”

  唐玉书道:“义不容辞。”

  顾海琴道:“呵呵。”

  孙仲景道:“不去。”

  12.

  “击水!”

  七爷甩开铁盘逼退众人,一招击水,利爪照着唐玉书的顶门打去。

  啪啦——有着唐玉书模样傀儡被击得粉身碎骨,那利爪却只是顿了些许,偏被一名紫衣少侠用一把折扇拦下。

  唐玉书惊道:“师兄,你不是说不来吗?”

  孙仲景顶着满头的鲜血,挂着无所谓的笑容:“我原本没想来,这傀儡不听话,自个儿往这山上跑。我过来找它,可不是来找你。”

  13.

  景祐四年·开封·秋

  七夕战天机捏着同心笺,端详着上面他与唐梦天的字迹,叹道:“天香谷秘制的同心笺着实神奇,唯有心意相同的两人才能在上面留下字迹。”

  顾海琴笑道:“梁谷主曾秉持心愿,愿天下有情人如花常好、如月常圆。”

  “竟有此等神奇之事?待我一试。”

  一个时辰后。

  唐玉书翻来覆去地看着上面只有他所书“锦水有鱼”四个字,哀叹不已。找了十余人,竟都未在上面留下字迹。

  14.

  “师兄,为何不找人共写同心笺?”

  “此事有何意义?”孙仲景生得一副好皮囊。眉秀若青山,目澄如秋水。淡淡玉容皓月,偏偏侠骨五陵。找他写同心笺的人漫如过江之鲫。然而他一个未写。“用这种方式找心意相同的人,犹如大海捞针,还不如去喝酒。”

  “多试几个,总会有的。”

  “那你呢?”

  “试了,无一人心意相同。”

  “我还以为你和顾姑娘心意相通呢。”

  “顾姑娘要修习天香武学,终生不嫁。罢了!师兄,你要试试吗?”

  “什么?”

  “在这上面留下字迹。”

  “呆子,你疯魔了吗?我是男人。”

  “试试不掉肉。”

  孙仲景略微思衬,在同心笺上留下“玉山有鹿”四个字。墨水起初浓黑,慢慢地散开,最终消失不见,在雪白的同心笺上面什么都没留下。

  “果然男人是不行的啊!我爹不疼,娘不爱,恐怕就要孤独终老,了然此生吧。”

  唐玉书单薄的身影在树下显得有些落寞。

  “玉书,师兄疼你。”

  15.

  “师兄,你昨天晚上喝醉了吗?”

  “没有,只是喝多了。”

  “那就好,你突然亲我,我还以为你喝傻了。”

  只是酒壮怂人胆罢了,我不敢说。

  16.

  景祐四年·冬

  “师弟,我走了。”

  “晚上回来吃饭吗?”

  “这一去,恐怕三年五载不会回来。”

  “师兄意欲何为?”

  “为了对抗青龙会,要浪迹天涯也是无奈之举。”

  “你要去哪儿?”

  “天涯。”

  “为什么不带我去?”

  紫衣少侠沉默不语,慢慢离去的背影孤单落寞。

  锦水有鱼,玉山有鹿。苦分离,而莫聚。

  17.

  景祐五年·秦川·冬

  “玉书,这日出,好看罢?”紫衣少侠对着旁边的傀儡如是说。

  傀儡沉默不语。

  初升的朝阳洒下金光万道,泽被万物,将光与暖带到人间。却无法温暖他的心。

  真武女道秒元子摇头曰:“为情所困。”

  太白剑侠宫星剑抱着膀子道:“蠢。”

  18.

  景祐六年·荆湖·春

  孙仲景在这里置下一处别院,四周斑竹环绕,倒也得了雅趣。

  每日碾墨挥毫,写的都是同一句——如痴,如醉,何时欢会?

  写了又烧掉,丢到空中,看纸灰漫天飞洒。

  烧了又写,内容还是不变的那一句。

  循环往复,亡日不如是。

  19.

  景祐七年·徐海·夏

  “苗天王!唐门弟子唐玉书在此定取你狗命,纳命来!”

  “斩鬼!”巨大的刀气铺面而来,战天机后跳躲避不及,被振飞几十丈。前锋战天机被击飞,苗天王伙同斩鬼,转而攻击身子最单薄的唐玉书。

  眼看这一刀就要劈到,突闻一声断喝“困百骸!”,从四周滋啦啦飞出钢丝数条,将苗天王与斩鬼捆在一起。

  唐玉书闪避不及,被刀气所伤,抬头却见一名紫衣少侠,手持白扇绘山水,旁立傀儡似人形。那不是孙仲景又是谁人?

  “师兄!”唐梦天惊叫道,“小心!”

  苗天王与斩鬼挣脱束缚,举刀又砍。众人渐渐不敌,一副败势难以避免。

  “十重困百骸!”钢丝线增加了十倍,所有的锋利都缠绕在左臂之上。殷红的鲜血渗透衣袖,滴滴答答绵绵不绝,似下雨般滴落在地上。

  顾海琴从高处跳下,狂喊:“你疯了!疯了!手臂不要了?”

  “若是不能保护重要的东西,要这手臂还有何用?”孙仲景还是挂着一副玩世不恭的笑容,好似对于偃师来说,最重要的左臂只是一件器具而已。

  “爆天星!”

  20.

  七天之后·天香谷

  “骨骼碎裂,筋脉尽断。这条手臂,也是保不住了。”身姿曼妙的天香女子说。“所以,我截掉它,以免溃烂全身。”

  对于顾海琴的话语,孙仲景显得十分冷静,淡淡地说:“玉书呢?他没事吧?”

  顾海琴道:“打水去了。”

  转身离去之前,她又补了一句:“七天没合眼。”

  21.

  “师兄!”

  手中的铜盆摔在地上,满地水渍。唐玉书扑倒床上,撞进孙仲景怀里。

  空着左手袖管的青年,顿时冷汗淋漓,连连呼道:“要死,要死,要死!”

  “师兄,这没了左手,将来可要怎么办?”唐玉书紧抓着他空荡荡的袖管,泣不成声。

  “是呀,我正妻没了,还真是头疼。”

  嘴角浮现一丝玩世不恭的笑容,孙仲景拉起唐玉书的左手,轻吻指间,“不如让此物,做我的正妻罢?”

  唐玉书黑了脸:“师兄你不要调笑我。”

  22.

  又过了数日。

  “唔……”孙仲景在床上翻了下身,扯到伤口,忍不住呻吟。

  “师兄,别起来。”趴在桌子上小歇的白衣男子跳起来,连忙按住床上人。“牵扯到伤口怎么办?”

  孙仲景讪笑道:“无妨,没有牵到伤口。只是这唐梦天师弟弄的这机关臂太硬,咯得慌。”

  “我帮你卸去这机关臂罢,让你好生休息。”唐玉书小心翼翼,将机械臂与残肢结合支出,慢慢拆解开来。

  是日值盛夏,衣衫单薄。唐玉书惧热,领口大开,一片琼脂般的前胸在跟前晃动。孙仲景就着领口,摸上薄肌覆盖之躯,手下触感如附凝脂,只觉滑腻非常。

  唐玉书吃痒不住,咯咯笑道:“师兄,别这样,哈哈……好痒!”

  23.

  景祐七年·襄州·冬

  “师弟,我冷得紧。”

  “我也冷得紧。这些道士,怎的住得这么高!”

  “玉书,过来,师兄帮你暖暖。”

  24.

  景祐八年·云滇·春

  青龙会的人马杀上前来,万马千军之前,孙仲景独守吊桥。

  唐玉书最后通过,拉着他一起走。

  “呆子,快跑吧。”砍断绳索,唐玉书看见的是孙仲景的背影,以及那一片飞舞的银华。

  机械臂装满钢丝线,同时控制傀儡数量逾百。

  25.

  景祐八年·荆楚·夏

  孙仲景竹林小居。

  深夜。

  雨云低垂,铅色积重。

  “这天气,弄得胸腹好生烦闷。”一到这种风雨欲来的天气,伤口就隐隐作痛。孙仲景倒在塌上,黑发垂坠。

  “师兄,哪里不适?我帮你揉揉罢。”唐玉书本已睡下,听闻孙仲景身体不适,便披了衣,坐在他身侧。

  “心里。”

  “胸口吗?”

  将那白衣人拉进怀里,任他衣衫散落,惊诧万分,领着手往下摸索。

  “这里。”

  狂风骤起,暴雨如盆。

  26.

  款款而动,情沾肺腑。

  温存着意,娇啼婉转。

  骨酥而心荡,神眩而息微。

  堪比垂杨轻摇曳,好似渗淇竹淋漓。

  月明又被云遮掩,花睁开时被雨催。

  27.

  落在手心里的眼泪,由炙热变得冰冷。

  “玉书,我走了。”

  “仲景,为什么又要走?”

  “我不能再这样伤你。”

  “你要去哪里?”

  “去天涯。”

  “什么时候回来?”

  “该回来的时候回来。”

  “不要太久,我只等你十年。”

  景祐四年七夕获得的同心笺上,浮现八个大字——锦水有鱼,玉山有鹿。

  28.

  景祐十八年·燕云·夏

  斜阳,风沙,白衣侠客。

  手持折扇,凝望远方。

  人易老,事多妨,梦难长。一点深情,半壁斜阳。

  我说我可以等你十年,十年之后你却没回来。

  29.

  景祐二十六年·蜀山·秋

  红叶漫天飞舞。

  倦鸟归巢还家。

  “玉书,十八年了,你还在等吗?”

  “我们是两个人,我把两个人的份一起等了。”

  “是我有愧于你。”

  “你回来早了,我才等十八年而已。”

  “那这些年月,你要如何讨回?”

  “仲景,带我去天涯。”

  眉间浅笑,已不复少年。

  30.

  仲景,天涯在哪儿?

  有你的地方,就是天涯。

  ————————————————————————————

  天涯明月刀游久玩家交流:点击进入论坛,欢迎入群:215613472(已满) 450390064 天涯明月刀U9玩家群

  天涯明月刀   天涯明月刀新手专题   天涯明月刀捏脸数据

关于天涯明月刀最新游戏资讯,关注游久《天涯明月刀》专区

收听游久